好运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好运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8:48:5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么做的好处是,毕竟有三分之二缴存公积金的人不贷款买房,那么这部分人的公积金可以移到养老金账户里去,因为养老金账户实行的是市场化投资策略,收益率高。当然,这个方案是最难实现的,因为需要跨部门改革。在提案中我提出了四个改革(公积金制度)路径,是从易到难排序的,这个路径所以放在了最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现在一年新开户的公积金缴存职工中有一半是私企,就说明私企职工已经开始意识到了缴存住房公积金的好处。我国现在参加公积金缴存的人数是1.44亿人,其中,机关事业单位4452万人,国企2928万人,合计7380万人,这说明,“体制内”的缴存职工数量基本处于“饱和”状态。相对而言,私企的缴纳比例更低,2亿左右私企员工中,目前仅有七八千万人缴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不赞同。从福利制度角度看,越是发达国家,福利制度越发达,个税体系也发达。也就是说,只有个税覆盖面越宽,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,才有更多公民享受到。反之,则无法覆盖到。简单来说,如果一个国家有100个人,只有10个人缴税,当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,那90个不纳税的就无法享受到税优型福利。因此,收缴个税的门槛低一些,起征点低一些,覆盖面宽一些,福利才能覆盖面更宽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住房公积金的管理能像银行的资金管理那样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在政协会场 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最近几年缴存公积金的企业和人数有较快增长,其中2018年私企缴存比例占到一半。你认为这说明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对。所以我主张起征点不应过高。一个人口14亿的国家,现在才有几千万人缴税。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。这导致我国的税收收入只有10%左右来自于个税,还包括稿费税、著作权税,真正来自于工薪阶层的工薪税只有6%左右,但发达国家这个占比是60%-7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海迪介绍,疫情发生之初,中国残联就要求各级残联组织充分发挥残联组织密切联系残疾人、了解残疾人基本状况的优势,根据残疾人生活生产实际情况,积极反映残疾人的困难和需求,协调解决残疾人面临的突出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就是一些残疾人规律性康复治疗可能被中断。疫情发生后,因为康复机构停业,导致大部分残疾人不能接受康复治疗。在疫情初期,还有部分残疾人特别是精神残疾人反映无法及时获得日常用药。还有些残疾人不能得到适宜的照护。处于监护状态的精神残疾人,一旦照护工作不到位,就会出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今年对低收入人员实行社保费自愿缓缴政策。这个政策对这部分人员会产生什么影响?